十六

此文手大概。。。
死透了吧。。。
诈尸什么的。。。
大概没什么可能惹。。。

成婚前(?)

太傅:绝对不能让王上成婚。

萌:为什么?

太傅:本来王上就不上朝.........

萌:太傅,往好的想,本王一定会打破历来天权的子嗣单薄,就会开放n胎,从而吸引更多百姓到天权定居,届时我们天权的国力........

太.迷晕.傅:有道理!



葱:仲卿可准备好了。

土:王上,臣是王上的人,臣的就是王上的,王上的也是王上的.......何必在意真些虚礼呢~

葱:。。。。。

土:王上~

苏:姓仲的!别找借口!不交彩礼想都别想!



包:公孙,坐这来~

撩:王上,虽然已经定亲!但君臣之礼不能乱!礼不可废啊王上!

包:你!孤王要退婚!

撩:王上,虽然尚未成亲!但婚姻不可随意!礼不可废啊王上!

包:你!孤王要裘振!(*꒦ິ⌓꒦ີ)

撩:下官满足不了王上吗?∑(❍ฺд❍ฺlll)



饼:小齐,你可应付好国师了?

齐:王上放心!国师自会闭嘴。

饼:嗯~小齐干的漂亮~

齐:王上,明日才是洞房.........

饼:洞房???유∀유|||(和洞房有什么关系!!!)

齐:既然王上等不及了.........

饼:∑Σ( ° △ °|||)︴不是明晚吗!!!




如果他们都养宠物

天权

离:王上。

泥石流:阿离,养什么宠物,本王以后就是你的宠物~

萌萌:汪!别抢我的工作!


天璇

包:孤王养了一只孔雀。

撩:王上,当心玩物丧志啊!

振:王上,您怎么又养了一只孔雀?

撩:裘将军,王上不是只养了一只吗?

振和包:呵。两只。

(孔雀:大哥你不认识我了吗!?(꒦ິ⌓꒦ີ))


天玑

饼:小齐,咱们养个宠物吧~

齐:王上,您不是说不想再生了吗?

饼:宠物不是果子!

齐:但是,宠物不就是宠着的东西吗?诶?王上不也是我的宠物吗?

饼:本王不是东西!

齐:王上是东西!

齐饼果子:.............


天枢

土:王上,臣今日就是命丧当场也不会让您跨进宠物店一步!!!

葱:仲卿,孤王知道天枢国力(hen)弱(qiong),但是人要有精神寄托。

土:晚上..........呸!王上有臣还不够吗!!!非要黄大仙!!!


遖宿

小雪莲:哥,养只宠物狗吧,绝对不抛弃你。

狗王:本王不要宠物,更不要宠物狗!本王就是单身狗!

长史:王上,狗狗一年有两次发情,而您是全年发情。


齐之侃与《禽兽108式》

自打仲大夫进了天枢宫,就一直有个梦想

-------搞垮天玑。

搞天玑要从齐之侃入手。仲大夫仔细想了想,要用自己最擅长的东西,酒和酒量。假酒和装不能喝酒。这就是仲大夫纵横钧天的重要原因之一。

“王上,欲催天玑,必先催蹇宾,欲催蹇宾,必催其软肋,齐之侃。”

这里,孟章王正商议天枢烈酒外销,

“仲卿直言。”

“王上,臣要蹇宾和齐之侃产生嫌隙。”

“哦?”

真的不信。

“王上,山里人可纯情。”

不然齐将军怎么会被一句话拐到天玑?

孟章王何其聪明,和仲大夫一阵高深的眼神交汇,
仲大夫读的书类群可多的很。一瞬间的事。

“仲卿尽管去做。”

看,多么令人感动的君臣啊~


得到孟章王的支持,和鼓励,仲君抱着着几罐子假酒来了天玑的荒郊野外。

齐之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反正他有种预感,一定要去会会这位仲大夫。不为什么,因为仲堃仪的老家地处钧天东北,那里的人都很会聊。他想和仲堃仪学学,就能让蹇宾开心了。

看,多么纯情的齐将军啊~

抱着瓷碗露天席地。至少齐将军觉得很有意味。喝得很认真。

“听说仲兄有书?”

“齐将军可知,如何把握住天玑王.......”

“愿闻其详。”

仲大夫相当的有内涵,独自一人闭关数月,呕心沥血编辑一部非常实用的教程,著名的(禽兽108式),造福了乡里无数孤寡青年。

现在的仲大夫正在尽力把它的赚钱良册,从头到尾细细地给齐将军讲解,

最终,齐将军露出了哥伦布的笑容,惊奇中混着满意的复杂微笑。

称谢而归。

随后,仲大夫露出了嬷嬷般的笑容,混合着目标达成的狂喜。


蹇宾早在等他。

“王上,天枢的仲堃仪教了末将一本书,里面有好多姿势........都是末将从未听说过的........”

“姿势?”

天玑王就着好奇想知道什么姿势。后来,后来没能看到明天早朝的朝阳。

真是个悲惨的故事。

仲大夫用心良苦。


这是一场发生在天枢国寝宫里的庆功宴。

“听说,天玑王要休夫........”

“王上.......您试了臣的书当时都没这么大反应..........”

那是因为孤王就是你书的原素材........


@小狮纸Stella 我尽力了,(╥╯﹏╰╥)

分手?

煎.虚弱.饼:欺负人!分手!

小.精力过剩.齐:王上末将不是有意的!

饼:你对本王无意?!你对本王无意就不要上本王的床!

齐:.......末将对王上有意.........

饼:既然是有意的~就罚小齐今晚~给本王在下~

------------------------------------

齐:末将在下?在下的招式多了...........



钤:王上,分手吧..........

包:(沉默......沉默......沉默)

钤:王上..........下官不是裘将军.........

包:公孙.......你........为什么.......

丞相:咳.........

-----------一阵尴尬之后-----------

钤:王上!!!大庭广众的,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葱:仲卿,我们还是分手吧.......

土:为什么?

葱:孤王不想你做千古罪人。

土:因为三大世家?

葱:.........因为他们一直在写仲卿的话本子,一个比一个写的激烈,但是他们写的还可以.........不是,重点不在这........孤王担心会影响仲卿在钧天的名声...........

土:王上不必,既然王上说三大世家的书写的尚可,应当外销钧天各国(赚钱)才是,至于名声,臣在天枢这么多年,早就不在意名声什么东西了。(赚钱才是正道)

葱:仲卿........真是天枢的希望.........



(此处是大天权的场合........)

泥石流:本王拒绝这次录制。



(下面是狗王专访)

狗王:本王.........本王..........本王能跟谁说分手.......为什么每次采访本王都没法说话!

(╯‵□′)╯︵┴─┴

容某人:遖宿王,齐将军在下面回复你说,不能盗用他王上的专利...........

狗王:呜........这日子没法过了!!!(꒦ິ⌓꒦ີ)

偷走指南

当你看上一张饼时,要如何优雅地从齐将军身下(划掉)身边偷走呢?

方案:

背着20斤假酒向仲上大夫拜师学艺。注意,一定要带假酒,不然灌不醉仲大夫。

仲大夫喝多之后,会把他半夜溜到天玑王床底的全过程说出来。

记好笔记后在酉时之前钻到天玑王床下等着,到子时差不多就安静了,此时的小齐将军已经累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可以放心偷饼,成事后跳窗逃走。

但要小心避开寝宫口守望的国师老爷爷。

不避开也可以。国师爷爷在门口听了一晚上已经头重脚轻绝对追不上。

但是他会让整个钧天都知道,可爱的小齐将军是花瓶,连自己的人都守不住。

如果你想吃饼但又很爱小齐将军,请拒绝国师,从我做起。



当你看上可爱的小齐将军时,应该如何优雅地偷走小齐将军呢?

方案:

用望远镜和小魔仙魔法棒贿赂国师给天玑王下药。喜欢哪个下哪个~

注意下天玑王,因为小齐将军不吃国师的东西。

本指南个人推荐春药:
下药就下情丝绕,下了后果(划掉)效果想不到~

天玑王就会一直榨小齐将军。

然后一直等到小齐精尽人亡(不好意思想歪了)累到睡死后动手。

注意此处一定要养成超常耐力,大约要等到丑时寅时。

此时小齐将军一定会在天玑王身上(或身后),拖走即可。


后续:

●小齐将军都迷糊了,饼王还会清醒着吗~

●天玑王?你觉得天玑王体力比小齐将军好?天玑王肯定比小齐将军先累趴好不好~

●怎么下药?本指南才不管怎么下药~

●怎么拖走?拖着走~

●后果?都想要偷饼偷齐了还想什么后果?

起床气@Ester Mway

●(蹇齐)

(大家都知道,天玑有双标,遗世而独立。)

饼王:小齐~

齐:(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王上你昨晚超凶的!末将要休息!

饼:来本王陪你一起休息~

齐:............末将再也不气了..............

------------------------------------

奉常令:齐将军,我是奉王上的旨意...........

齐:走开!本将军是奉王上的旨意睡觉不知道腰疼的人要多休息吗本将军就是要睡又如何!再把王上气摔倒本将军废了你!

奉常令:瑟瑟发抖(这和王上有什么关联,你就是想发泄掉起床气吧齐将军)


●(齐蹇)

饼:小齐,这次本王和你一块起身~

齐:王上你再睡会儿吧!

饼:.............小齐你不爱本王了,别想再让本王请你吃饼了..............

齐.挚爱吃饼.之侃:...........末将说白日里做不太好.............

奉常令:(起床气散了)

齐:说了不要打扰本将军睡觉!!!走开!!!

送给 @Ester Mway,注意无责任地食用😂

当王上在睡觉时

饼:呼~~

齐:哇~好好看~王上怎么睡都好看~王上腰好细,嗷呜~嗷呜~嗷呜呜呜~

于是好好一张饼在睡梦中被大灰狼(划掉)小白狼吃了,真是可怜(?)啊。

饼:怎么睡觉也会闪到腰.........

齐:是王上腰太细了.........

饼:哦.........


包:(快来呀快来呀)(装睡ing)

钤:诶!王上在休息。

包:(终于来了~)

钤:算了,晚上再来送奏折吧.......

包:(怎么走了!怎么不按套路来呀!难道不应该有非分之想吗!)

钤:看王上在发抖,莫不是冷了?(我好关心王上王上一定会夸我的骄傲)

包:(本王.......)


葱:.........

土:.........

葱:(翻身)

土:猛扑+蒙眼+动手扒葱皮(?)

-------------------------------------

土:终于找到我的私房钱了!可以买假酒了~

醒后的葱:孤王里衣怎么这么乱?仲堃仪.........你个禽兽!


萌:(本王的姿势这么帅,阿离肯定会看的~)

离:王上睡了吗?

萌:(嘿嘿嘿~)

离:睡着了?

萌:(过来了过来了~)

离:终于睡了,可以好好批奏折了。

萌:(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算了......动手!)

离:诈尸啦!唔..........

(下面是吹灯时间(自行滑稽))


狗王:呼---

长史:..........

狗王:本王要cp........

长史:怪可怜的(联系国师)

国师:巴啦啦能量...........

(团大毫无逻辑地降落)

团大:what!虽然胡子很磕碜但是依旧能看出这好像是
伟晋的样子............让我看看到底是不是............

嘶啦........窸窸窣窣........+一片鼓掌(好像不是鼓掌)的声音响起。

团大:嗯,是伟晋。

偷看洗澡

离:有人偷看我洗澡。

萌:没事儿,不用担心。

离:嗯?

萌:那个人就是本王。

离:。。。。。。



葱:仲卿,有人偷看孤王洗澡。

仲:嗯,臣知道。

葱: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孤王说吗(微笑)?

仲:王上,那不是偷看,那是正大光明的观赏,呸,观摩。而且您这身上也没什么可看的。

葱:悄悄告诉你个事儿,我把你的假酒,都,扔,了(微笑)。

仲:呵,呵,呵,,,



包:有人看到孤王洗澡了公孙。

撩:哦?哦。

包:你不打算表示什么吗?

撩:那王上以后就别洗了。

包:再见。

撩:王上,下官觉得这个方法很有效啊!别走啊王上!



饼:小齐!有人看本王洗澡!

齐:谁呀?

饼:你呀!

齐:没有啊王上!末将真的只是来送奏折的!

饼:本王说你看了,你就是看了!看了要以身相许的!

齐:好吧,,,

——————————我是半夜分割线———————————

国师:怎么听见有人在叫?



狗王:怎么这么久了,也没个人来看本王?本王摆了这么久的姿势!

长史:王上您的浴盆该换了。



●因为 @小狮纸Stella 的发言,来一发可以理解成蹇齐,也可以理解成齐蹇的段

起床方式

泥石流国

泥石流:起床方式?本王的字典里就没有起床哪来的方式,本王只有姿势!

离:只要执明在,起床不存在。

众:对不起,我们问错人了。


狗粮总产国

饼:被国师吓醒。

齐:王上被吓到后起床去收拾国师,然后就起床了。

众:向爱岗敬业楷模国师爷爷致敬。


假酒总产国

葱:起床?根本不在床上。

土:你们想少了根本不睡怎么起?

众:是,是,是,是,是,想少了想少了。。。


礼仪之邦

包:你们想多了,真多了。

钤:起床?首先,坐起来;然后,整里衣;接着,拿外套;其次,坐到床边;最后,穿鞋。

众:呵…………真形象。

狗王:你们怎么不问本王?本王好不容易被采访一次………

众:你也没个搭档,没啥可问的。

狗王:(● – ●)